发表新日志
我的日志 最新日志 精华日志 热门日志 江湖更新 发送信息
作者 涟漪
发表评论
标题

【盛世情天】江湖原创小说

内容

 

 

第一章

暮色笼罩在山间丛林,忽有鸦雀掠过,惊起一树落叶。“师傅,您究竟要如何才愿收我为徒!”五迷三道对老者跪拜在地,神情焦急。老者不为所动,拂拂白须摇头道:“施主六根未净,实在不宜出家为僧,所谓看破红尘者往往为情所困,一时的迷雾罢了。”老者一语中的,五迷三道默默低下头来,心里的伤如结疤后拨出一道裂缝,瞬间痛从中来。五迷三道咬咬牙,侧过头坚定的说:“师傅说的没错,在下确实为情所伤,我与诗诗青梅竹马,如今却眼看她嫁了他人!我看这世间男女情爱皆假!此生不愿再谈儿女私情,倒不如跟着师傅云游四海,何不快哉!”老者听完呵呵一笑:“好一个云游四海何不快哉!你可知这世间林林总总,无不为情欲所困,此情爱非单指男女之情,七情六欲者,何止儿女私情一事了之!小伙子!你还是走吧!阿弥陀佛~”老者双掌合十,说完转身欲离去,被五迷三道伸手拦下:“罢!您就告诉我,我该怎么做,才能断了这七情六欲之根?“老者拂拂白须笑而不语,惹得五迷三道甚是抓狂:”师傅!求您了!“老者终是不忍,从怀中取出一本名册递予他:”此乃江湖中流传之花名册一本,你若能感悟名册中人诚心向善,为你题得诗词一首,便可交予老衲。“五迷三道收下名册,眼神放光:”师傅!您是说,到那时您便收我为徒么?“老者拂拂白须大笑之,消失在茫茫暮色之中。五迷三道望着老者离去的身影,握紧名册,决心下山开始这感悟之旅。

(待续)

 

[涟漪]发表的其他江湖日志 本日志共被查阅【3943】次 发表时间 2015/1/6 15:33:53
盛世之秋
致梦中的自己
周末小游戏-看谁的最搞笑!~
鲜花[203]
失望[126] 掌声[110] 安慰[104] 感动[124]
送花 失望 掌声 安慰 感动
欢迎您对本日志进行评论 返回顶部
 
五迷三道

我表示非常荣幸。

2楼
时间 2015/1/6 17:27:02
哈根达斯

哇塞!

3楼
时间 2015/1/6 20:59:32
丶花小鱼

哈哈。。

 

期待后续

4楼
时间 2015/1/7 8:11:21
涟漪

五迷三道一路哼着小曲,踏着轻盈的脚步,心想自己的皈依之路终于有了一丝曙光,心里也不再对诗诗挂牵,继而突然停住脚步,摸出名册细看起第一位他将与之感悟之人:哈根达斯,西域公主。五迷三道默念着这八个字:哈根达斯,西域公主。。。顿时有点摸不着头脑:这西域可不曾去过呀!师傅这第一步就给我出了道难题!想到此不由叹了口气,看来这皈依之路确实是不好走!罢!只能走一步算一步!想到此,五迷三道不由加快了脚步。眼看这天色已晚,五迷三道摸索着,终于在暮色之中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盛世客栈。

 

5楼
时间 2015/1/7 9:09:15
涟漪

“客官,里面请!”店小二迎面而上,打量着眼前人是否富贵之人,当看到此人脚下着一双稍显破旧的布鞋,心里有了底,眯了眯眼睛,刚才的热情瞬间减半,鼻子朝天,半是不屑:“客官,是打尖还是住店呀?”五迷三道瞧着这狗眼看人低的店小二,心中一股无名火顿起,摸出仅有的一枚金子往桌上重重一砸:“给爷来一间最好的上等房!好酒好菜奉上!”店小二一惊,看到这金子已是乱了分寸,即刻点头哈腰:“是是是,您随我来!”五迷三道轻嗤一声,扬头跟上,心里却对着金子百般不舍,那可是诗诗临嫁前托人带给他的唯一信物,此番本想留着皈依了当面还给诗诗,让此女知道自己乃视钱财如粪土之人,如今却为了这店小二全数奉上,五迷三道咬了咬牙,恨不得赏自己一巴掌。

 

6楼
时间 2015/1/7 9:09:30
涟漪

话说这盛世客栈确实装潢得体,这上等房的外观已是甚妙,不由得美滋滋一番,不曾想店小二突然止步,转身满脸歉意道:“哟!客官,您看小的这记性!今日这上等房已满,您看。。。”啊?五迷三道一听,顿时火冒三丈:“金子你是收了!你今天不给爷腾出这上等房,爷拆了你这客栈!”店小二一脸无奈委屈:“客官您息怒息怒!这、这太为难小的了呀!“话语刚落,这第一间的上等房之房门咿呀一声,传出一声不耐烦的女声:”谁呀?在这里大呼小叫,扰了本公主的清梦!“

(待续)

 

7楼
时间 2015/1/7 9:10:00
哈根达斯

哈哈哈,好一个西域公主,先声夺人,让人联想到了红楼女中豪杰凤姐!

8楼
时间 2015/1/7 9:17:43
天地無崕

闻声望去,一个纤纤女子边说边从客房中走出来……,五迷三道心想:这个长像非同常人的女子,莫非她就是那个来自大漠的女子——西域公主?……

9楼
时间 2015/1/7 12:07:16
涟漪

五迷三道循声望去,只见一身穿奇装异服的女子,杏目圆瞪,虽一脸怒气,却令其精致的脸庞增添几分可爱,五迷三道有意戏虞这奇女子,便道:“公主?哼哼,住了上等房就是公主,那爷岂不是可自称皇帝?”“大胆!本西域公主岂是你这等流氓痞子可相提并论!”啥??西域公主???五迷三道吞了吞口水,结巴道:“哈、哈根达斯??”“哈你个头哇!竟敢直呼本公主名字!”哈根达斯跃然一跳,重重拍了一下五迷三道的后脑勺,“痛!~”五迷三道不及提防,痛得蹲下直摸自己的脑袋。“哈哈哈!看你还敢乱叫!不过~你居然知道本公主的名字,倒也有几分见识嘛!”哈根达斯得意的看着五迷三道,这下五迷三道乐了:嘿!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,这么快就让我找到了名册里的第一个人,而且还不用跑到西域去!五迷三道腾的站起身:“你真是西域公主哈根达斯?”哈根达斯叉腰道:“如假包换!”

 

10楼
时间 2015/1/7 12:21:59
涟漪

“哦?是么?如假包换?待本公子验明正身~”说罢五迷三道伸出了魔爪,哈根达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五迷三道的手臂一扭,只听咯吱一声,一声惨叫贯穿整个客栈“啊!!!~我的手!!!!!!!”哈根达斯拍了拍手:“没事,暂时脱臼了而已,敢对本公主不敬,这就是你的下场,哼!”五迷三道哭丧着脸哀求道:“哈、哈根公主,我错了!您老人家大人有大量,幫我接上吧!”“不要!不给你点颜色瞧瞧,你还真以为本公主好欺负!”“我、我真的不敢了,方才跟您说笑呐,我一不会武功二不识字,这千里迢迢来到此地,身无分文,连这客栈也住满了,现在手也断了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。。。”说罢,五迷三道幽幽的转身欲离去,心里却想:就不信你这小妮子见死不救!“等等!”哈根达斯听了此人一说,心里顿时生起一丝怜悯,想自己也是为了躲避父皇赐婚,才只身一人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,决心闯荡江湖,却也觉得與他有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,“好吧!本公主也非善恶不分之人,看你不会武功,也不会作恶到何地步,我幫你接上吧!”

 

11楼
时间 2015/1/7 12:44:25
涟漪

五迷三道心想,想不到这小妮子性情如此刁蛮任性,也有善良的一面,不由得平添一份好感,看来要感悟她为自己作首诗词不难,于是开始找话茬:“说起来,你为什么自己一个人跑到如此偏僻之地,不在西域好好当你的公主?”哈根达斯三下五除二,两手一掰,就把五迷三道的手臂接上了,“想出来玩啊!呆在西域太闷了,无聊。”五迷三道揉揉被重新接上的手臂道:“你一个女孩子家,不怕遇到歹徒么?”

哈根达斯听到这里,咯咯直笑,五迷三道不解道:“笑什么?”“喏,我刚治了一个歹徒不是?”哈根达斯意有所指,五迷三道恍然大悟:“嘿嘿,我算什么歹徒,我又不会武功!”谈到此,哈根达斯对五迷三道已经解除了敌意,心想这小子挺逗,不会武功,还敢到处乱串,“对了,说了这么久,就你知道我的名字,我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?”“我啊?江湖人称五迷三道,不妨叫我一声道哥哥,嘿嘿!””哦~五迷三道~名字跟你人一样怪!来干嘛呢?”五迷三道抬起头,心想是时候让此女幫上一把了。

 

12楼
时间 2015/1/7 15:14:03
哈根达斯

13楼
时间 2015/1/7 21:46:32
涟漪

“其实我本想皈依佛门的,无奈方丈说我六根未净,不愿收我,还给了我一本花名册让我为之感悟,并令其赐诗词于我,方可皈依。”五迷三道说着拿出了花名册,哈根达斯接过打开一看,只见第一页上赫然写着自己的名字,惊吓起身,愣愣的看着五迷三道:“道哥哥,你说的方丈,可是这灵隐寺中的释幻法师?”五迷三道点头:“正是。”只见哈根达斯握紧拳头,咬牙切齿,瞬间性情大变,怒吼道:“他在哪里?我要杀了他!”五迷三道被哈根达斯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惊慌失措,骤然发现,哈根达斯的眼睛已然变成红色!

 

14楼
时间 2015/1/8 9:08:55
哈根达斯

莫非传说中的鸽血红宝石出现了!

15楼
时间 2015/1/8 9:46:22
涟漪

话说这五迷三道與哈根达斯一对视,顿觉一股无名之气直冲脑门,五迷三道头痛欲裂,不由得紧闭双眼,顿时万丈光芒由额头发出,释幻法师惊现其中!“师父!这是怎么回事?”释幻法师拂拂胡须,缓缓道来:“道儿,你终究还是开启了这无穷能量,为师第一次见到你,就知道你不寻常于他人,这道集天地之正气从你出生开始封尘至今,唯有遇到魔性之人方能开启。”五迷三道惊讶得说不出话来!

 

16楼
时间 2015/1/8 10:01:09
涟漪

师父,哈根公主怎么会是魔性之人呢?“五迷三道怎么也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,”不错,哈根公主虽刁蛮任性,但本性善良,她是中了武林中人之鞏毒,被人操纵,才会想要了老衲的命。“”谁人如此歹毒?我该如何救她?“”用你身上这股正气之能量,传送予她,记住,气沉丹田,集聚于额部,再传至掌心即可。“说罢,五迷三道额前的光逐渐微弱,眼前的释幻法师瞬间消失无影,五迷三道深吸了一口气,慢慢睁开了双眼。

 

17楼
时间 2015/1/8 13:07:08
哈根达斯

18楼
时间 2015/1/8 13:09:33
涟漪

五迷三道看着哈根达斯不受控制的痛苦表情,一把抓住了她的手,用心想着方才释幻法师教予他的方法,深吸一口气,把自己的一股无名能量,通过掌心的传送,传输到了哈根达斯的手臂,哈根达斯彷如触电一般,安静了下来,半个时辰之后,眼睛恢复了平常颜色,哈根达斯一脸迷惑的看着五迷三道,“哈根公主,你可知自己中了鞏毒?”哈根达斯摇摇头:“我只知自己的身体时而有一股无形的黑气在串流,究竟是何人给我下的鞏毒!”“你好好想想,最近可曾与谁人接触?”哈根达斯想了一下,抬起头说:“我想起来,数日以前我曾与一名男子下过棋,他的招式很是诡异,我始终无法取胜,当时输了之后,头疼欲裂,却并不曾在意,许是那人在棋里下了毒?”“那人叫什么?”“那人自称博弈,说自己精通棋艺,我才与之比试。”“哦?博弈?”五迷三道似想到了什么,翻开了自己的花名册,第二页上果然赫然写着:江湖恶霸,博弈。

19楼
时间 2015/1/8 17:47:13
涟漪

哈根达斯凑过来一看,目瞪口呆。回过神来又不解的看着五迷三道:“道哥哥,你不是说你不识字不会武功么?你即看得懂这名册,方才还解了我的毒气,你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五迷三道笑道:“这个嘛。。。我也是从今天起才认识了真正的自己!哈根公主,我必须找到这第二个名册中人,在此之前,可否于我在名册中,题诗词一首?“”当然可以,你也算我的救命恩人,题诗词又有何难。“哈根达斯说完,在自己的名字下方题诗词一首:

哈笑怒骂皆盛世,

根归落叶终虚空。

达通天下喜结盟,

斯室独占吾为尊。

 

20楼
时间 2015/1/8 17:47:36
哈根达斯

哈哈,十分感谢才女的编剧,就是提一个小小建议哈,每次读到那个“道哥哥”,我的汗毛都立起来了!以后如若是再出现的话,能否改为“道兄”?

21楼
时间 2015/1/9 0:07:39
涟漪

哈根达斯题完诗词,突而眨巴着双眼看着五迷三道:“可否让我与你一同前往?”五迷三道沉思了一会,摸摸下巴认真的说:“一同前往。。。倒也未尝不可,可是那博弈认得你,你应该换个装扮。”说罢五迷三道仔细端倪起哈根达斯,突然想到了什么,转身往自己的包袱中,搜出了一套衣裳:“来,穿上。”哈根达斯接过衣裳错愕道:“这。。。要本公主女扮男装??”五迷三道忍住笑意,点了点头,哈根达斯极不情愿的看着五迷三道,拿着衣裳返回了自己房间,半晌过后,一名俊俏的小生走出房门,对着五迷三道作揖:“道兄~”五迷三道哈哈大笑:“不错不错!阁下生得好生俊俏,可否与在下饮酒畅聊一番?”哈根达斯瞧瞧自己的装扮,又听见五迷三道如此戏虐自己,不由得脸一红,假装转过脸,却还是被五迷三道看在了眼里,煞是可爱。

22楼
时间 2015/1/10 21:43:15
雨落心晴

记号

23楼
时间 2015/1/11 1:43:43
涟漪

第二章

天一亮,五迷三道与哈根达斯便收拾了行李,动身寻找这江湖恶霸——博弈。经过一番跋山涉水,终于来到这繁华喧闹的长安城,哈根达斯指着不远处围着的一堆人对五迷三道说:“我之前便是在那儿与博弈对弈,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,不知其他人是否也中了他的鞏毒?”五迷三道眯着眼睛看向哈根达斯所指方向问道:“他每天都在此与人对弈么?”哈根达斯点点头:“应该是的,我也是听人家讲此人棋艺高超,天天于此寻找对弈之人。”“既然如此,不急,我们不妨先找个客栈安定下来,好生休息,再想法子对付此人。“

 

24楼
时间 2015/1/12 10:11:34
涟漪

安顿好之后,五迷三道独自在房间中入定禅坐,霎时额中光芒四射,释幻法师端坐其中。“师父!我该如何做才能打败这江湖恶霸博弈?“”莫急,既然这博弈精通棋艺,你应参悟这棋中之妙,见招拆招,方可胜出一筹。“”如果我不幸惨败,那我如何能抵挡他在棋中所下之鞏毒?“”心正,則邪气不入,好好运用你身体的这股能量,终能解开迷雾。“释幻法师说罢,五迷三道额中光芒渐弱,慢慢睁开了双眼,口中默默念叨:”心正,則邪气不入。。。“叩叩叩,门外传来敲门声,五迷三道运气将之收回,起身开门。

 

25楼
时间 2015/1/12 13:19:36
涟漪

哈根达斯站在门外,手里拿着一盘棋: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我们先来练练棋吧!”五迷三道接过棋盘,在桌子上铺开:“也好,我正有此意。”说完,五迷三道径自下起了棋,哈根达斯在旁着急:“喂喂!不是两个人对下吗?怎么就你一个人在下?”五迷三道沉思其中,没有对答,哈根达斯翻了翻白眼,无聊的坐在对面,看五迷三道一个人时而眉头紧锁,时而开颜抿嘴一笑,不由得在心里琢磨:这个道兄,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物,如此深藏不露,真的可以打败这江湖恶霸博弈,将他感悟么?说起来,这五迷三道沉思的样子,目光深邃,倒也让人为之着迷。。。啊!我在想什么呀!哈根达斯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一惊,赶紧拍拍自己的脸颊,偷瞄了五迷三道一眼,幸好他沉迷在下棋中,没被发现自己的异常,哈根达斯按捺住小鹿乱跳的心,支吾着说:“那个。。好无聊。。我去街上走走!“说罢便立马转身离开,吐吐舌头,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

26楼
时间 2015/1/12 13:30:36
哈根达斯

27楼
时间 2015/1/12 13:48:23
涟漪

哈根达斯平复着心情,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溜达,突然不远处传来喧闹声,“博弈!你这江湖恶霸!还我爹爹的命来!”一女子抱着一老者的尸体,撕心裂肺地哭喊着。哈根达斯凑前一看,只见老者口吐黑血,怕是中毒而亡。哈根达斯一下子就明白了,定是那老者与博弈对弈,输后中了鞏毒,因没有内力抵御这毒气,不幸当场吐血身亡。哈根达斯愤怒地盯着博弈,只见博弈仰天大笑:“是这老朽不自量力自己要来与我对弈,与我何干!”“是你逼着我爹爹与你对弈,如若不从就要把我卖身红楼,爹爹为了我才无奈答应,你还我爹爹命来!”女子疯狂冲向博弈,拼命捶打,博弈一把捉住女子的手,转手钳住女子喉咙,面目狰狞地低吼道:“找死!”“住手!”哈根达斯挺身而出,博弈看着这名俊俏小生,总觉似曾相识,随即放下手,邪魅地笑道:“小兄弟,闲事不要管太多,小心断送了自己的性命!”哈根达斯怒道:“堂堂一七尺男儿,光天化日之下,竟欺负一弱小女子,你不觉得害臊么!”博弈端详起眼前这胆大包天的小生,一副清瘦的模样,竟有此等勇气仗义执言,他倒要试探试探,此人是否拥有一定的武功内力,于是挑衅道:“小兄弟既然如此行侠仗义,不如与我对弈一盘,如果我输了,我就放了这女子。”哈根达斯心里一咯噔,回想起之前自己中的鞏毒,不由得毛骨悚然,可又不忍心放任这女子不管,于是咬咬牙,刚想应答,随知身后传来一浑厚的嗓音:“我来与你对弈如何?”

28楼
时间 2015/1/14 21:16:59
涟漪

哈根达斯转身一望,竟是五迷三道!哈根达斯一时不知所措:“道、道兄?!”博弈端详着来人,只见此人眉宇之间散发着一股不凡的气息,定不简单,心中不由得暗喜,他喜欢挑战!想这偌大的长安城,没一个是他的对手,他早已腻烦,如今来了劲敌对手,说不定能操纵于他,助自己一臂之力,一统江湖,想到此,便作揖道:“在下博弈,敢问阁下尊姓大名?”五迷三道忍住心中的怒气,也作揖还礼道:“在下五迷三道,素闻阁下棋艺高超,愿切磋一番,如若不才侥幸赢过,请阁下兑现方才的承诺,放了那女子。”“哈哈哈!这有何难!我答应便是!”说罢,博弈摆下棋盘:“请!”“道兄!你真的要跟他对弈么?”哈根达斯紧张的捉住五迷三道的衣襟小声问道,五迷三道回头对哈根达斯微微一笑,示意她放下心来,便坐下与之对弈。只见博弈在举棋之间皆有一阵黑气掠过,五迷三道暗自一惊,这棋盘里,果然暗藏杀机。五迷三道不动声色,气沉丹田,于额心凝聚身体之能量,传于举棋之间,步步化解,只见博弈之棋黑气渐弱,博弈不由得暗觉不妙,渐感力不从心,额边冷汗直冒,咬咬牙,在最后一招使出鞏毒,瞬间整盘棋黑气缭绕,向五迷三道袭来!

29楼
时间 2015/1/14 22:28:46
哈根达斯

标记一下,好生好奇第二个出场的曼妙少女为何人也?

30楼
时间 2015/1/14 22:42:17
冷冰凡

搬个凳子

31楼
时间 2015/1/14 22:56:20
涟漪

五迷三道紧闭双眼,在心中默念:“心正!则邪气不入!”只见额心光芒四射,释幻法师助他一臂之力,双掌合十,再将能量之气息推送于五迷三道,霎时间五迷三道顿感头痛欲裂,仿佛有一股莫大的力量灌入脑内,“啊!~”五迷三道仰天长啸,睁开双眼,双掌将鞏毒化解,博弈招架不住,被这无形气息震得瘫坐在地,吐出一口鲜血!“博弈!”只见一女子冲进人群,扶起博弈,满眼关怀之情。“别管我!”博弈咬牙推开女子,眼里却流落出复杂之情,五迷三道看在眼里,想必这女子与博弈关系非同寻常,也许这博弈,也有不为人知的一面?想到此,五迷三道看了看棋盘,眼看只差最后一招,便可赢得博弈,五迷三道举起棋,下到一处,突而停顿了一下,看向博弈,博弈心里一惊,眼看自己竟然会输,眉头紧蹙,只见五迷三道把棋子摆向另一个位置,这一摆,原本应该赢的棋局,变成了平局。博弈诧异的看向五迷三道,着实不曾想到他会退让一步,变成平局,心里着实震撼不已,不由得对此人升起敬佩之心。“哈哈,怎么办呢?平局。”五迷三道笑看博弈,博弈顿感羞愧难当,起身作揖道:“阁下棋艺不凡,博弈心服口服,我不会为难那女子,后会有期!”说罢,手扶着受伤的胸口,跌跌撞撞地离开人群,女子紧跟其后。

32楼
时间 2015/1/14 23:23:04
涟漪

哈根公主,你可否幫我私下找人查出这女子何许人也,与博弈有何干系?“五迷三道低声对哈根达斯说,哈根达斯点点头,神情疑惑地望着离去的两人,她也很想知道,这江湖恶霸的背后,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故事?五迷三道嘴角上扬,他想,也许可以从此女子身上,找到感悟博弈的突破点,师父!你等着瞧!

“博弈。。。博弈。。。梦羽!“女子紧跟其后,喊了几声博弈没有反应,突而改了口,让博弈顿时停住了脚步,博弈停顿了几秒,咬咬牙背对着女子,用低沉的嗓音说:”不要叫我梦羽,我是江湖恶霸博弈!“女子扯住博弈的衣角,柳眉紧蹙,”梦羽。。。别这样,我知道你是被逼的,你本性并不坏,别再躲着我了,好吗?“女子一脸哀求,两行清泪流过脸庞,博弈在心里低喊:锦儿,别管我,我不想连累你。。。可紧抿的嘴角,却始终说不出一个字。

 

33楼
时间 2015/1/19 13:20:39
血染青衣

好。

34楼
时间 2015/1/19 13:20:58
涟漪

叩叩叩,哈根达斯敲开了五迷三道的房门,气喘吁吁地说:查到了,此女子名叫锦倾筱,是绝情谷谷主——八面埋伏的女儿,一年前博弈并不是现在的名字,叫梦羽,是绝情谷的护法,与锦倾筱日久生情,可是谷主并不知情,听说当年谷主搭绣楼为女儿抛出绣球,没想到被自己的护法抢到,可是他不承认这门婚事,说是同门弟子不得参与其中,但是锦倾筱不依,这才道出了两人之间的关系,谷主盛怒之下把梦羽赶出了绝情谷,并暗中派人灭口,给他下了鞏毒,本是必死无疑,可梦羽冥冥之中得到了高人相助,让他找到了一种化解体内鞏毒的方法。“五迷三道听到此,眉头一皱,抬起头问:”何种方法?这高人是何方神圣?“

(待续)

 

35楼
时间 2015/1/22 13:04:57
哈根达斯

才女最近很忙的哈,期待下文哈!

36楼
时间 2015/1/22 13:17:50
涟漪

哈根达斯摸摸下巴,若有所思的说:“嗯。。。听说是永恒之域的掌门——忆惘然,此人教会了梦羽一套方法,便是将鞏毒逼于这棋盘之中,以此分散自己体内的毒气,将棋盘中的毒气转自另外一个人身上,慢慢地就可以将梦羽体内的毒气全部转出来,如此一来,就多了很多替罪羔羊,来解梦羽体内的毒气,但不知为何梦羽体内的鞏毒一直驱散不掉,反而让他聚集了更多的内力来控制所转移的毒气,以致迷失他人的心智,操控于他,所以我当时才会发疯般想要杀了释幻法师啊!”哈根达斯恍然大悟,气愤地猛拍桌子。“除此之外,其实还隐藏着很多你们不为所知的内情。”话音刚落,锦倾筱出现在房门内,令五迷三道与哈根达斯惊讶得目瞪口呆!

 

37楼
时间 2015/1/22 15:36:50
涟漪

“锦倾筱?!”五迷三道与哈根达斯异口同声,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?锦倾筱轻挪莲步,抿嘴一笑,红唇轻启:“怎么?只准你们查我的底细,不准我查你们的底细么?想必你们也调查到了我的身份,那么我想知道你们是谁,住在哪,此次来长安城有何目的,并非难事。“说罢,锦倾筱定定的看向五迷三道,五迷三道呵呵一笑说:”锦姑娘到此,想必有要事相求,但说无妨。“锦倾筱行了个礼,一改方才的态度,变得缓和温柔起来:”道大侠果然是智慧之人,一眼便猜出了我的来意。此次前来,希望能请道大侠帮助小女子,救救梦羽。“”如能救他,我定歇尽全力,方才锦姑娘所说的内情,不知是否方便透露?“锦倾筱轻叹一声,娓娓道来。。。

 

38楼
时间 2015/1/22 15:47:47
涟漪

“当年梦羽被我父亲赶出绝情谷,中了鞏毒之后,我伤心欲绝,以轻生逼父亲拿出解药,可父亲告诉我此毒无解,让我对他死心,但我不甘心,决心偷偷离开绝情谷去找解药,后来在途中遭遇父亲派出的弟子拦截,幸好得永恒之域的掌门——忆惘然相助,逼退了绝情谷的弟子,他得知事情缘由后,承诺给我一个可以解开鞏毒的方法,但是。。。“”但是什么?“哈根达斯迫不及待的追问,锦倾筱幽幽道:”但是要我从此与父亲断绝父女之情,入永恒之域之门下,此生不得叛离。“哈根达斯瞪大了双眼,心想:与自己的父亲断绝父女之情,谈何容易!”但是,他为何要这样做呢?“哈根达斯还是弄不明白,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?”因为永恒之域与绝情谷乃宿敌,此两大门派斗了数年无果,可争斗的源头无人知晓。“五迷三道回道,哈根达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 

39楼
时间 2015/1/22 16:05:35
欲火焚身

好不错。

40楼
时间 2015/1/22 16:06:31
涟漪

“为了救梦羽,我最终还是答应了忆惘然的条件,入了永恒之域之门下,谁知他提出的方法,非但没有救了梦羽,还令他着魔,迷失了心智,变成了人人忌恨的江湖恶霸——博弈。可是我知道,这并非梦羽的本意,他其实比任何人都痛苦,他是逼不得已的!“锦倾筱泣不成声,看得五迷三道与哈根达斯怜悯不已,哈根达斯轻拍锦倾筱的肩膀,不知该如何安慰。锦倾筱突然止住了哭泣,向前紧紧捉住五迷三道的手臂哀求道:”道大侠!我此番早已打听到您功力深厚,不但解开了梦羽的招数,还化解了哈根公主体内的鞏毒,求你救救他!锦儿定当涌泉相报!“五迷三道被锦倾筱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不知所措,轻咳一声,锦倾筱顿觉自己方才的失态,急忙放开了双手,一脸歉意。

 

41楼
时间 2015/1/22 16:21:26
涟漪

可是。。。“哈根达斯欲言又止,”可是什么?“锦倾筱问道,”可是方才博弈,哦!不对,是梦羽,我记得他与道兄对弈失败时,推了你一把,对你态度恶劣,这又是为何?“锦倾筱听到此,不由得又轻叹一声,回忆排山倒海地袭来。

当年她料到父亲定会阻止梦羽娶她为妻,于是在抛绣球之前,他们早已私定终身,可谁曾想到父亲竟如此狠毒,赶走了梦羽,还下毒于他,锦倾筱答应了忆惘然的条件之后,并没有告知梦羽实情,梦羽只知道锦倾筱入了永恒之域的门下,却不知是为了救他!就在梦羽昏迷之中,忆惘然施内力分散了梦羽体内的鞏毒,并留下了将毒气转移棋盘的方法,梦羽做梦都不曾想到,救他的竟然会是曾经的宿敌忆惘然,当他得知锦倾筱入了他的门下,咬牙切齿道:“师父虽将我赶出了绝情谷,但他始终有恩于我,我不怪他,我生是绝情谷的弟子,死也是绝情谷的魂,我与永恒之域永生势不两立,你今日做出如此决定,那我们昔日之情,就随风而散!”说罢,梦羽扔下了当年锦倾筱赠予的玉佩,忍着悲痛欲裂的心,转身离去。锦儿啊锦儿,你可知师父虽绝情将我赶走,但却在我中毒之时,告知我这是忆惘然所为,并要我承诺不娶你,才告知我解药,我没有答应他,如今你却成了仇人的弟子,这叫我情何以堪?

 

42楼
时间 2015/1/22 16:51:36
六扇门
送花
送花
送花

 

43楼
时间 2015/1/22 17:00:08
哈根达斯

峰回路转,做个记号

44楼
时间 2015/1/22 22:19:58
涟漪

锦倾筱拾起梦羽丢在地上的玉佩,望着他离去的背影,泣不成声。“放弃吧!别再与他纠缠不清,若想救他,便要全心全意为我永恒之域效劳,这是你唯一的选择!”忆惘然冷眼望向锦倾筱,对她的泪眼婆娑完全不予理会,对他来说,能利用绝情谷谷主的女儿,来瓦解他多年创立的门派,才是至关紧要的大事!锦倾筱咬咬牙,她知道她走出这一步,就注定不会得到任何人的理解,只要梦羽得救就好,只要他安好,就好。。。她握紧手中的玉佩,神情黯然。

 

45楼
时间 2015/1/27 13:19:54
哈根达斯

才女辛苦了,待有空闲再加班多多上传哈!

46楼
时间 2015/1/27 13:24:33
涟漪

抱歉,打断一下。“五迷三道清了清嗓子,打断了锦倾筱的叙述,”以我对梦羽的接触了解,他似乎不应该是此般愚忠之人。如果说连想要了他命的人都可以既往不咎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。“五迷三道神情坚定的望向锦倾筱,哈根达斯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:”哪种可能?“五迷三道答:”他对于真正对他下毒的凶手,并不知情。“锦倾筱听到此,瞪大一双杏眼不可置信的说:”道大侠的意思是,我爹把下毒之事,嫁祸给了忆惘然??“五迷三道点点头:”正是如此!“哈根达斯一拍桌子怒道:”想不到堂堂的绝情谷谷主,竟然做出此等卑鄙手段!“话音一落,哈根达斯马上意识到自己失口,抱歉的望向锦倾筱,锦倾筱尴尬的咬了咬牙,迟迟不敢相信,这会是养育她二十年的亲爹爹。

 

47楼
时间 2015/1/28 13:26:39
涟漪

犹豫良久,锦倾筱决定亲自质问她的父亲,假如真像五迷三道所说,她不知道她该如何面对父亲,面对梦羽。“你还舍得回来?”八面埋伏背着手,神情严肃地看着自己的女儿,“爹。。。”锦倾筱吞吞吐吐,不知该如何启齿。“哼!不要叫我爹,如今你已入永恒之域门下,我只当没有你这个女儿!”锦倾筱顿时心如刀割,含泪一字一句的说:“我今天来,只为一件事,请您如实回答。”顿了顿,锦倾筱终于开口:“你将下毒之事,嫁祸给了忆惘然,并让梦羽继续给你卖命,是吗?”八面埋伏顿时愣住,没想到这丫头竟猜测得出自己的所作所为,“是又怎样?我绝情谷与永恒之域势不两立,我待梦羽不薄,没想到他竟敢打你的主意!我这是一石二鸟之计!敢惹我八面埋伏,谁都不会有好下场!”锦倾筱捂住嘴,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曾经最爱的父亲,其实答案早已呼之欲出,可当它真正来临的时候,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去面对,她到底该怎么办?怎么办。。。

 

48楼
时间 2015/1/28 14:54:04
涟漪

锦倾筱踉踉跄跄地逃离房门,留下一脸错综复杂表情的父亲。“谷主,要派人暗中跟踪小姐吗?”八面埋伏摆摆手,他想出声留住锦倾筱,可是话到嘴边,又化为沉默,只能默默看着锦倾筱离去的背影,唯独剩下淡淡的忧伤与轻叹,那个与他相依为命的小娃娃,不知不觉中早已亭亭玉立,自己无法保护她一辈子,却也希望女儿能有个坚实的依靠,让他安心老去,把绝情谷交付予她,难道他真的错了吗?他不由得陷入了深思,这么多年的争斗,这一次面对女儿无情的背叛,他顿觉自己一夜之间,似乎失去了很多。

 

49楼
时间 2015/1/28 15:05:47
涟漪

“这不是真的,这不是真的。。。”锦倾筱喃喃低语,独自来到涟漪湖边,望着平静的湖面,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般低落,她不知此刻,梦羽正站在不远处,怜惜的看着她。该死,他究竟让这个自己心爱的女子受了多少的伤害!他不愿意看到锦倾筱为他如此神伤,他宁愿放弃与她长相厮守的机会,而不愿看她再落一滴泪。如果不是五迷三道去找他,让他想知道真相就尾随锦倾筱而来,他这辈子也不可能相信,教导他多年的师父,竟然会对自己下毒!可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锦倾筱为何要归在永恒之域门下,他们之间,真的无可挽回了吗?一想到此,梦羽的心就隐隐作痛,此刻的他,竟不敢上前一步,他多想紧紧地抱着她,抹去她的泪,告诉她,他想娶她为妻,一辈子对她好。可是他不能,他恨自己!他狠狠地一拳砸向身旁的树干,转身离去。

 

50楼
时间 2015/1/28 15:22:06
涟漪

“道兄,你看这两人!。。如何是好?!”哈根达斯轻声问五迷三道,远远看着梦羽离去的背影,在一边跺脚干着急,“嘘。。。”五迷三道用食指轻触哈根达斯的嘴唇,示意她别出声,他正在琢磨,下一步该如何让梦羽愿意接受治愈,如何让绝情谷与永恒之域这两个门派,化解多年的江湖恩怨。哈根达斯没想到五迷三道这手指轻轻一触,竟然让自己如触电般,一股电流瞬间传遍全身,霎时又红了脸,哎呀呀!真是见鬼了!哈根达斯急忙转身,不让五迷三道发现她脸红的样子,“哈根公主,跟我来。”五迷三道丝毫没有察觉哈根达斯的异常,拉起她的手臂,径自朝涟漪湖边走去。

 

51楼
时间 2015/1/28 15:31:02
涟漪

“锦姑娘!”五迷三道拉着哈根达斯,出现在锦倾筱面前,锦倾筱轻轻抹去泪水,抿嘴点头示好:“你们两个。。怎么会来此?”五迷三道作揖道:“实不相瞒,我们是尾随你而来。现在你相信我所言了吧?”一提起此,锦倾筱的心口顿时如撒了盐般撕扯,低头沉默不语。“其实我此番来长安城,正是为了感悟梦羽而来,这是大师交予我的任务,现在看来,不单止感悟他一个人这么简单。”五迷三道说罢,拿出花名册,在博弈的后面,赫然写着:绝情谷谷主——八面埋伏;永恒之域——忆惘然。这三个人息息相关,想要感悟,就得化解他们多年的恩怨,“我需要你的帮忙,锦姑娘。”锦倾筱看着花名册中自己熟悉的名字,“怎么幫?“事到如今,她决定拭去无助的眼泪,当下最重要的,是救回梦羽,化解爹爹多年的恩怨。

 

52楼
时间 2015/1/28 15:44:15
哈根达斯

53楼
时间 2015/1/28 21:03:38
涟漪

首先,我会向梦羽发出对弈挑战书,我要破解他棋盘里的毒气,然后利用我体内的能量为他治愈,但是他曾经败过一次,我担心他不肯接受我的挑战,所以,我会为这场对弈,增加一个有利条件,让他上钩。“”什么有利条件?“锦倾筱甚是好奇,急忙问道。五迷三道盯着锦倾筱:”这个有利条件,就是你。“”啊?我?“锦倾筱一脸迷惑,“对,就是你。我知道他对你用情至深,不会那么容易放开,我会在挑战书中写明,如若他应战,输了,我便娶你为妻;如若不应战,便是弃权,我同样会娶你为妻。”“这。。。”锦倾筱刚要开口,只见哈根达斯跳出来大叫:“这怎么可以!”五迷三道惊讶地看着她,似乎被她这举动吓了一跳,哈根达斯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,惊慌失措地说:“我、我的意思是,他会答应吗?”哈根达斯低着头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!

 

54楼
时间 2015/1/29 10:22:20
涟漪

五迷三道端详着哈根达斯的表情,似乎看出了点端倪,不禁暗自偷笑,这小妮子,一点小心思全写在脸上!自己还得配合她假装不知情,唉,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!锦倾筱担忧地说:“可是,万一他不来,道大侠岂不是得履行挑战书的承诺。。。”五迷三道一摆手,自信满满的说:“不,他一定会来。”两个女子各怀心思,眉眼间写满各自的忧虑,他,真的会来应战吗?

 

55楼
时间 2015/1/29 10:31:49
涟漪

第三章

梦羽紧握着手中的挑战书,眉头深锁,他猜不透五迷三道究竟有何目的,是否真的会娶锦儿为妻,一想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另嫁他人,他心里莫名的一阵酸楚,可是自己不是已经决定要放弃了么!就不该去管她嫁予谁人,可是该死的心为何在怒吼着与自己作对!此刻的他,心乱如麻,思绪万千,却始终理不断,剪还乱。

“道兄。。。”哈根达斯迟疑地敲开了五迷三道的房门,只见他端坐桌旁,拿着一锭金元宝发呆,五迷三道知道梦羽的心思,因为当时的自己,也悲痛欲绝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另嫁他人,可自己却无能为力,如果当初自己鼓起勇气去挽回,也许会是不一样的结果了吧。。。

 

56楼
时间 2015/1/30 12:01:48
雨落心晴

记号

57楼
时间 2015/1/31 8:47:28
雨天

58楼
时间 2015/1/31 11:20:29
涟漪

哈根达斯见五迷三道神情恍惚,小心翼翼道:“道兄手中的金元宝,可是重要之人相送?”五迷三道回过神,想起哈根达斯方才的焦急神情,不知为何让自己那隐隐的伤痛竟慢慢地愈合,也许眼前的这个女子,才是自己应该好生珍惜的人?五迷三道看着哈根达斯道:“哦,没什么,一个友人临别前送予我的纪念物,在第一次与你相识时,差点就给了那店小二,呵呵。”哈根达斯想起自己与五迷三道初识的场景,不由得噗嗤一笑,浅浅的酒窝如一朵绽放的小荷,五迷三道痴痴地看着她的笑脸,心里的那个声音,更加确定的告诉自己:珍惜眼前人。

59楼
时间 2015/2/3 15:10:20
涟漪

五迷三道收起金元宝问:“找我何事?”哈根达斯被他这么一问,方才想起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要来解开自己心中的疑惑,她生怕梦羽若不来应战,那五迷三道岂不是果真要娶锦倾筱为妻,一想到此,心就揪成一团,坐立不安。哈根达斯结结巴巴地说:“没、没。。我只是想问,道兄为何要出此下策,难道道兄对锦倾筱。。也心生爱意?”五迷三道好笑地看着哈根达斯紧张的神情:“怎么?你觉得我喜欢锦倾筱,想娶她为妻?”哈根达斯撅嘴委屈道:“难道不是么。。。”五迷三道决定不捉弄这丫头了,摸摸她的脑袋说:“傻丫头,当然不是。”哈根达斯眼神闪起一片亮光:“真的吗?那你为何。。。“”因为我相信,梦羽对锦倾筱的感情很深,如果不用这个激将法,他是不会来的。“五迷三道眼神坚定的看向哈根达斯,傻丫头,我喜欢的人,是你。

60楼
时间 2015/2/3 15:18:54
涟漪

街市一角,五迷三道摆好了棋局,淡定地端坐于前,两眼微闭。哈根达斯与锦倾筱神情不安地各站一旁,眼睛不时地在人群中搜索。一个时辰之后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五迷三道面前,坐了下来。“梦羽!“锦倾筱脱口而出,不敢相信他真的出现了!五迷三道睁开双眼,满是笑意地看着梦羽:”你终于来了。“梦羽冷漠道:”废话少说,开始吧。“棋局四周渐渐围满人群,大家都想看看,传说中的江湖恶霸博弈,是不是真的会败在五迷三道之手。

61楼
时间 2015/2/3 15:30:45
涟漪

棋盘之中,黑气缭绕,梦羽紧蹙双眉,心里只想着如何扳倒五迷三道,绝不能让他娶锦儿为妻!丝毫没有意识到,此刻的五迷三道,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回想着昨夜静坐时释幻法师教与他的口诀,在口中喃喃念叨着,每走一步,都让这黑气散去些许,再传送自身能量,由棋盘传入梦羽手心,抵制了那散发出来的黑气。渐渐地,棋盘上的黑气越来越少,梦羽冷汗直冒,时感手心发热,却浑然不知为何,终于在最后一步,昏厥过去。“梦羽!“锦倾筱惊呼一声,”莫慌!待我来。“五迷三道阻止了锦倾筱对梦羽的搀扶,转身盘坐在梦羽身后,深呼一口气,双掌击于梦羽后背,把方才传入梦羽的能量,在他体内转换,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,不知这场对弈,竟成了解毒之法!

 

62楼
时间 2015/2/3 15:57:05
涟漪

“道大侠!如此江湖恶霸,你为何要救他!“人群中有人怒吼,接着讨伐之声便此起彼落,”是啊!这种人死了活该!报应!“”就是!就是!不要救他!他害死了多少人的性命!早该千刀万剐!“。。。。。。锦倾筱听着这些人对梦羽的评价,泪如雨下,她不能让梦羽受此委屈,也不能让这些人影响了五迷三道对梦羽的治愈,想到此,锦倾筱腾地跪在众人面前,泣声道:”各位!请听小女子一言!求大家放过梦羽,要不是因为我,他也不会落得今日这般下场!他是因为我,才中了鞏毒,受人摆布,求大家让道大侠好好为他治愈!求求你们!“说到此,锦倾筱泣不成声,拼命磕头,众人看着眼前这女子,不由得安静了下来,梦羽在恍惚间,看着这一幕,心如刀割。哈根达斯见到锦倾筱对梦羽如此情深,甚是怜悯,拉起锦倾筱,愤怒地看向人群:”锦姑娘!你干嘛如此虐待自己!不用给他们磕头!快点起来!“

 

63楼
时间 2015/2/3 16:09:07
涟漪

一番治愈之后,梦羽口中吐出一口黑血,再度昏厥过去,五迷三道松了口气,缓缓道:“没事了,把他扶回客栈罢!“锦倾筱赶忙搀扶着梦羽,含泪感激地说:”多谢道大侠!“五迷三道摆摆手,虚弱地回以一笑,哈根达斯紧张地搀扶着五迷三道:”道兄,你怎么样?“五迷三道缓缓道:”没事,只是耗损了太多能量,休息一段时间就好。“

 

锦倾筱坐在梦羽床前,轻轻吹着手中的药汤,等着梦羽醒来。梦羽望着眼前自己心爱的女子如此费神照顾自己,心里一暖,他多希望,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,世间任何事物,都不再与他有任何关联,他只想跟她在一起,不再受任何人的阻挠,为何天意偏要如此弄人?“你醒了?赶紧把这药汤喝了吧。“锦倾筱柔声道。梦羽想起锦儿当日在众人面前为自己求情下跪,心里如针扎一般,哽咽道:”锦儿。。。我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。。。“锦倾筱放下药汤,握着梦羽的手:”你忘了吗?我们说好了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“梦羽看着锦儿温柔的双眼,终于忍不住流下男儿泪,深埋在锦儿怀里,轻声抽泣。锦倾筱轻拍着梦羽的肩膀柔声道:”没事了,一切都过去了,往后不管遇到什么事,我们一起面对,梦羽,我不许你再丢下我不管,不许。“

 

64楼
时间 2015/2/3 16:25:05
哈根达斯

65楼
时间 2015/2/3 21:44:35
安陵子夏

找个凳子

66楼
时间 2015/2/5 19:03:55
雨落心晴

忘记记号

67楼
时间 2015/2/6 10:24:17
涟漪

道兄,你还好吗?“哈根达斯关心地问五迷三道,五迷三道微微一笑,不碍事。现如今已解开了梦羽体内的毒气,只要再好生休养一段时间即可,眼下最重要的,还得想办法化解永恒之域与绝情谷两大门派的恩怨。”哈根达斯忍不住不解地问:“道兄,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为了解开梦羽的毒气,你自己都差点没命,身体虚弱得很,不想着好好调养身体,还在一心想着化解两大门派的恩怨,这世间不平的事有万千,仅仅凭你一个人的力量,哪里管得来呢?”被哈根达斯这么一说,五迷三道似乎差点忘了自己原本的出家之意,怎么还会对眼前这女子动了情呢?意识到这一点,五迷三道显得有点慌乱,不该啊不该。“咳咳~那个,凭我一人之力,当然不可能平了这天下事,但是我既然被释幻法师点醒,知道自己有那样的使命,当然力所能及,能平一件,是一件,有朝一日若能感悟这世间所有魂灵扭曲之人还原自己的本善,那也不枉此生来这一遭。”

 

68楼
时间 2015/2/9 14:59:46
涟漪

哈根达斯听完五迷三道的话,不由得心生敬佩之心:“那接下来,你打算怎么做?”五迷三道沉思道:“既然这梦羽已经解开了毒气,锦姑娘就不会再呆在永恒之域受忆惘然的摆布,如此一来两大掌门一定会有正面冲突对峙的一天,所谓解铃还需系铃人,想要化解他们的恩怨,还是得先弄清楚,他们当年因何而结下的怨仇。”哈根达斯若有所思地点点头:“这么说来,我们得找锦姑娘跟梦羽好好谈谈。”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笑,这迷雾,终究是有散开的一天!

 

69楼
时间 2015/2/9 15:07:05
涟漪

四人围坐一起,锦倾筱缓缓道出了当年的一场江湖恩怨,原来锦倾筱当年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——荷塘月色,在她很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,父亲娶了永恒之域前掌门的女儿——爱蝶儿,当年爱蝶儿与忆惘然青梅竹马,忆惘然深恋爱蝶儿,可惜爱蝶儿心里只有八面埋伏,他们最终走到了一起,使得忆惘然怀恨在心,在爱蝶儿出嫁当日,杀了前掌门,立自己为掌门,并立誓与绝情谷势不两立,三番两次带弟子攻打绝情谷,欲抢回爱蝶儿,一年之后,爱蝶儿产下女婴,被忆惘然持质威胁,若爱蝶儿不从,就杀了她的女儿——荷塘月色。爱蝶儿悲痛欲绝,持刀自刎,留下一句话,希望忆惘然放下仇恨,放了她的女儿,也放了八面埋伏。

 

70楼
时间 2015/2/9 15:23:01
涟漪

众人听到此,惊讶不已,原来两大门派之间,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恩怨情仇,“那你的那位同父异母的妹妹——荷塘月色,现在何处?”五迷三道问道。锦倾筱轻叹了一声:“蝶姨自刎后,忆惘然发疯般对天狂啸,所有的人都悲痛不已,尤其是我的父亲。。。可惜蝶姨的死最终没有换来两大门派的化解,忆惘然抢了我的妹妹,说要让我父亲此生痛不欲生,后面听说他把妹妹养大成人了,但妹妹生性狂放,没有留在永恒之域,竟然在十八岁那年,带着一帮弟子,落草为寇,成了一带有名的江洋大盗。”哈根达斯惊讶得双目圆睁:“啊?女强盗??”

 

71楼
时间 2015/2/9 15:43:57
涟漪

“这解铃之人已离世,看来只能是找到荷塘月色,毕竟是爱蝶儿的亲生骨肉,还有解铃之可能。”五迷三道说道。忽然像想起了什么:“且慢,如果是江洋大盗的话,想必这花名册中必有此名。”说完他拿出花名册,在忆惘然的后面,果然写着:江洋大盗——荷塘月色。“看来这几个人中,果真是息息相关,环环相扣。梦羽,可否请你题诗一首,明日我便启程,去寻找荷塘月色。“”乐意之至。“梦羽接过花名册,在上面题诗一首:

梦迴须百转,

羽翼翔于天。

博得君一笑,

弈上军马行。

 

72楼
时间 2015/2/9 16:01:48
哈根达斯

哈哈哈,终于看到荷塘女侠的身影!

73楼
时间 2015/2/9 16:40:41
爱蝶儿

我的故事咋怎么的短啊不写写我复活了加点神话的色彩啊

74楼
时间 2015/2/10 9:05:14
涟漪

第四章

五迷三道背着行囊,与哈根达斯匆匆来到这传言经常出现山贼的山路,哈根达斯小心翼翼地抓着五迷三道的衣角,东张西望:“道兄,那个传说中的江洋大盗。。真的会出现吗?”五迷三道看看自己被擒得皱巴巴的可怜衣角,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:“我说哈根公主,我本来就告诉你这里太危险,你非要跟着来,而且你武功不是很厉害吗?想当初二话没说就把我手给拧断了,现在缩成一团还真不像您哈根公主该有的个性嘛!”哈根达斯一听,腾地松开了手,故作轻松地说:“谁说我怕啦?我只是担心你怕而已!”五迷三道斜睨了一下自己的衣角:“哦?是吗?“哈根达斯气急败坏地一跺脚:”当然!我堂堂哈根公主会怕这群草寇!“”不怕的话,就来切磋一下吧!“一个陌生的女声响起,哈根达斯一惊,难道是那江洋大盗——荷塘月色?!

 

75楼
时间 2015/2/10 10:26:11
涟漪

话音刚落,一个身著白衣的俊俏小生以一身蜻蜓点水的轻功,手持白扇,轻盈地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,似笑非笑。五迷三道着实意想不到,传说中的江洋大盗,竟然会是眼前这等柔弱女子,虽女扮男装,但精致的五官仍能察出一丝女色,如换回女装,想必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。哈根达斯也看傻了眼,吞了吞口水,说不出话来。

“怎么,见到我这江洋大盗,吓到了?“荷塘月色好笑地看着他们的表情,哈根达斯回过神来,冲她嚷道:”你就是荷塘月色?“荷塘月色把白扇一收,定定地看着哈根达斯:”如,假,包,换!“哈根达斯倒抽了一口气,好家伙,这气势!不愧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草寇!

 

76楼
时间 2015/2/10 10:36:30
涟漪

荷塘月色上下打量着哈根达斯,不屑地说:“既然没男子的胆量,就别学人家女扮男装!“哇哇哇,本公主女扮男装都被你看出来!看出来也就算了,还这么踩本公主!可恶至极!哈根达斯气得直跺脚,指着荷塘月色大骂:”谁说我没胆量了!我乃堂堂的西域公主——哈根达斯!你不也是女扮男装!“五迷三道在旁边见势不妙,赶紧拦下哈根达斯,拱手作揖道:”在下五迷三道,与哈根公主路过此地,不想却惊扰了女侠,见谅!“荷塘月色端详着眼前这位传言治愈好了江湖恶霸鞏毒之人,意有所指道:“二位今日路过此地,恐怕是别有用心嘛!怎么,想见识见识江洋大盗的厉害?”五迷三道一听,既然这荷塘月色早有耳闻我与哈根公主的来意,也不妨直言了。

 

77楼
时间 2015/2/10 10:54:39
涟漪

“没错,我们此次前来,就是想来会一会女侠,但绝对没有冒犯之意。”五迷三道真诚地看着荷塘月色,荷塘月色一脸不屑:“别叫我女侠!我不是什么女侠,我是江洋大盗!”“是是是,阁下的盛名,在下早有耳闻,只是阁下如今这所作所为,就不怕黄泉路上的娘亲担忧吗?”荷塘月色一听,脸色霎变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手持白扇抵住五迷三道的喉咙,恶狠狠地说:“不许提我的娘亲!否则我让你见识这白扇见血封喉的威力!”哈根达斯眼见这白扇到了道兄的喉咙边,捏了一把汗!脱口而出:“住手!”五迷三道示意哈根达斯冷静,神色不改:“如果我说我是来幫你的,你可愿意相信?”荷塘月色半信半疑,犹豫了一下,冷冷地说:“你好大的口气!本大盗不用你幫!”

 

78楼
时间 2015/2/10 11:08:40
涟漪

哈根达斯见荷塘月色依然不放下手中白扇,着急地说:“我们真是来幫你的!我们想化解永恒之域与绝情谷两大门派的恩怨!”荷塘月色听到两大门派,似有些许触动,放下了手中白扇,背对着他们:“我的事不用你们管,今日我就当没有见过你们,放你们一马,如再经过此地,必杀之!”说罢使出轻功,消失在两人眼前。哈根达斯愣愣地看着她消失的身影说:“她走了!这下可怎么办?!”五迷三道沉思了一会:“莫慌,这千年冰山无论如何都有融化的一天,既然她不准我们走这路,那我们就直捣黄龙,找去她的山寨!”哈根达斯听完差点掉了下巴:“什、什么?去她的山寨?!!”

 

79楼
时间 2015/2/10 11:18:11
涟漪

“道兄,你真的有把握吗?他们人多势众,万一打起来,就凭我们二人之力,恐怕是以卵击石啊!“哈根达斯苦着脸说。五迷三道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哈根达斯的额头:”你呀,别老想着打打杀杀,我自有办法,不用担心。“哈根达斯摸摸自己的额头,看着五迷三道胸有成竹的样子,回想起他利用体内的能量治愈好了自己与梦羽的鞏毒,也许,他真的有办法对付这江洋大盗吧!谁叫他与常人不同!像迷一样的男子呵!这样一想,哈根达斯不由得放心了很多,迈着步伐跟在五迷三道的身后,朝着山寨的方向前去。

 

80楼
时间 2015/2/10 11:30:24
涟漪

“当家的,您说的那两人,并没有离开,居然朝我们山寨来了!要小的们灭了他两?“荷塘月色的手下前来禀报,荷塘月色摆摆手,呵呵,居然有这胆量到山寨来,真是意想不到,她要好好看看,究竟这五迷三道有怎样的本事,胆敢擅闯山寨,”别用暗器,就派几人与他们正面交锋,看看本事如何。“”是!当家的!“手下匆忙退下,带领着几人,守在山寨大门。

五迷三道远远见到几个山贼手持大刀凶神恶煞地守在门边,低声对哈根达斯说:“等会门边的这几个壮汉就交给公主你了,荷塘月色想试探我们的本事,你就露两手给她瞧瞧。”哈根达斯估摸着人数:“没问题。”

 

81楼
时间 2015/2/10 11:40:25
哈根达斯

终于等到了我大显身手的一刻!才女一定要把我写写高手中的高高手哈!

82楼
时间 2015/2/10 12:00:57
涟漪

两人来到这山寨门口,几个壮汉拦住了去路,恶狠狠道:“好小子,活得不耐烦了,竟敢擅闯山寨!”五迷三道看了哈根达斯一眼,哈根达斯会意地一点头,拔出随身带的匕首,众人一看这匕首,大笑道:“哈哈哈!凭你这匕首,就想闯入山寨!真是异想天开!”哈根达斯不以为然道:“哦?那就试试!”话音刚落,只见哈根达斯敏捷的身手一闪,便刺中了其中一人的手腕,“啊!”壮汉淬不及防,松开了手中的大刀,手腕处鲜血直流,他大吼着:“兄弟们!愣着干什么!赶紧给我上!!”几大壮汉这才回过神来,拿着手中的大刀冲向哈根达斯。

 

83楼
时间 2015/2/10 14:36:51
涟漪

哈根达斯临危不乱,躲过眼前的大刀,又以轻功纵身一跃,脚尖随即落在了众刀之上,哈根达斯嘴角微微上扬,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回旋,双指对着一大壮汉轻轻一点,随即定住,动弹不得。转身手舞匕首,三下五除二,其中两人的大刀随即落地,听得两声惨叫,手腕处全都滴血不止,剩下的一个壮汉见此,随即慌了手脚,抖着双手咬牙冲向哈根达斯,哈根达斯丢掉手中的匕首,拍拍手掌,用掌力振住了壮汉拿刀的手,只听大刀哐当一声,也应声落地,哈根达斯反手擒住壮汉手臂,用力一拧,只听山林间传出惊人的惨叫,壮汉无力垂下双手,跪落在地,满脸痛苦之状。

 

84楼
时间 2015/2/10 14:53:10
涟漪

五迷三道在一旁观看着哈根达斯精彩的表演,想不到这小妮子真要动起武来,真有两下子。“啧啧啧,我的哈根公主,你又调皮了,教训两下就算了,怎么又把人的手给拧断了呢!”五迷三道强忍着笑意,满意地看向哈根达斯,哈根达斯吐了吐舌头:“我下手已经很轻了。”荷塘月色边鼓掌边迎向两人:“打得好!不错,看来还真的有两下子!“哈根达斯捡起匕首放回腰间,拱手道:”承让承让~“荷塘月色把两人请入了厅堂之内入座,单刀直入:”两位打算如何幫我?“

 

85楼
时间 2015/2/10 15:04:31
涟漪

五迷三道开口道:“在下敢问一声,阁下为何会落草为寇,成了这人人敬而远之的江洋大盗?“荷塘月色收起手中白扇,眼神恍惚地望向远处:”从小,我就在忆惘然的严厉管教中成长,他完全没有把我当女儿收养,我虽是女儿身,却从来不曾穿过女装,他每次喝醉酒,都会对我拳打脚踢,那时候我不懂得大人的恩恩怨怨,我也不明白为何自己的父亲要像仇人般对待我,直到我十二岁那年,他的醉酒中吐露了真相,念叨着我娘的名字,告诉了我所有的真相,说要让所有人痛苦,包括我在内。“荷塘月色顿了顿,似乎想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:”那晚之后,我决定狂练武功,逃出这永恒之域,我恨这世界上所有的人,我恨忆惘然害死了我的娘亲,也恨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何救不了我,让我在这仇人的家里受尽凌辱,更恨我那同父异母的姐姐,为什么就能过着比我幸福百倍的生活。。。。。。“荷塘月色握紧了拳头,咬牙切齿,神情甚是激动。

 

86楼
时间 2015/2/10 15:18:19
涟漪

哈根达斯听到这里,不由得深深为之动容,后悔之前不该对荷塘月色不敬,想到此,忍不住对荷塘月色投以愧歉的眼神,五迷三道接下去说:“所以你就在十八岁那年,练就了一身好武功,偷偷带着一帮弟子,立起了这山寨。“荷塘月色点点头:”我要让所有人都怕我,等我兵强马壮了,我就杀入那永恒之域,与我的杀母仇人决一死战!“五迷三道看向荷塘月色:”你可曾想过,在你被忆惘然掠去之后,你爹爹过着怎样痛不欲生的生活?想救你力不从心,自己心爱的女子也离他而去,还有你的姐姐,想必这么些年,并没有你想象中过的幸福。“荷塘月色起身喝道:“别说了!我不想听!如果今天你是来为他们两个求情的,请你出去!”

 

87楼
时间 2015/2/10 15:31:20
涟漪

五迷三道起身作揖道:“在下唐突,希望女侠海涵,在下只不过是不想看着你们骨肉分离,怀着怨恨度过此生,想必这也不是爱蝶儿希望看到的。你自生下来,娘亲就离世,你真的不愿再回到自己的亲生父亲身边么?”荷塘月色被五迷三道说中了自己的痛处,眼里噙着泪花,始终咬牙忍着不让泪水滑落,这些年,她已承受了太多太多的痛苦,无论怎么的伤,她都能忍住不再为之所动,可今天五迷三道的一席话,却让她封尘已久的心,再度掀起了狂风巨浪,惨痛的童年往事历历在目,自己在悲痛欲绝时何不曾对着明月一声声呐喊着娘亲,何不曾希望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眼!而这些,又有谁人知晓,又有谁人体会!

 

88楼
时间 2015/2/10 15:40:48
涟漪

荷塘月色幽幽地说:“我的爹爹。。。哪里还记得有我这么一个女儿!“五迷三道眼看荷塘月色已经有所动容,马上回道:”此次,就是他托我前来说服你的!“哈根达斯一听,不安地看向五迷三道,心里暗琢磨:道兄这是干嘛!居然说是八面埋伏让我们来的,要是荷塘月色又动怒,这可如何收拾!五迷三道则暗暗观察荷塘月色的脸色,他要堵上一把,相信这血脉相连的亲情,可以化解他们之间的恩怨。果不其然,荷塘月色这一次并未动怒,半信半疑道:”哦?他果真还记得我么?“五迷三道趁热打铁:“当然!自从你被忆惘然掳去之后,你爹爹每天痛不欲生,每次与他对战,都未能打败他而将你救回,失去了心爱的女子,又未能救回自己的亲生女儿,如此的痛苦可想而知!况且在后来又听说你成了这江湖中的江洋大盗,实在没有脸面来见你,思来想去,还是托我来了。”哈根达斯听着五迷三道编得头头是道,不禁暗自偷笑,不由得端详着荷塘月色的神色,看那道兄是否露出破绽。

 

89楼
时间 2015/2/10 15:53:37
涟漪

看荷塘月色的神情,似乎真的相信了五迷三道所言,五迷三道接着用自己那三寸不烂之舌继续鼓动:“女侠今日落草为寇,想必也并非自己所愿,何不就此金盆洗手,与你爹爹相认?”荷塘月色抬眼与五迷三道对视,神情犹豫,望着这厅堂里的每一个角落,叹口气说:“我立这山寨如今也有两个年头,兄弟们平日里跟着我四处闯荡,无怨无悔,我不能放下他们不管。而且杀母之仇未报,我岂能安乐!”五迷三道摇摇头道:“非也非也,女侠此言差矣!兄弟们能毫无怨言的跟着你混迹江湖,那是兄弟们对你的道义,如你能安顿好他们,让他们入绝情谷,有个安稳的生活,才是真正的道义。”荷塘月色不语,默默地走至厅堂门边,回过头若有所思地说:“道大侠的好意我心领了,我想我也早已习惯了这山寨的生活,大侠不必再多说什么,请吧!”

 

90楼
时间 2015/2/10 16:11:13
涟漪

哈根达斯焦急地看着五迷三道,两人又返回了山路,五迷三道一路不语,看得哈根达斯实在着急,不由得拦下五迷三道:“道兄!我们就这么回去啦??”五迷三道停下脚步:“她会跟来的,相信我。”啊?又来!哈根达斯挤破了脑袋也想不出究竟这道兄为何每次都如此气定神闲,莫非真有猜透人心思的神术?哈根达斯四处张望,寻找荷塘月色的身影,她实在没办法每次都毫无条件地相信五迷三道说的话,毕竟这完全不符合自己的逻辑,太诡异了!

 

91楼
时间 2015/2/10 16:16:36
安陵子夏

恶人咋都抢着当呢,我也相当魔女了

92楼
时间 2015/2/10 16:40:56
安陵子夏

江洋大盗有了,公主有了,还差个魔女,这个给我如何?

93楼
时间 2015/2/10 16:45:46
荷塘月色别叫我女侠!我不是什么女侠,我是江洋大盗

 

哈哈哈,这像我说的话。

94楼
时间 2015/2/10 17:14:33
涟漪

果不其然,荷塘月色施展轻功,在他们面前翩然落下,五迷三道定定地看着她,丝毫没有半点意外之意,哈根达斯张大了眼睛,一脸的不可思议。荷塘月色拱手作揖道:“道大侠,我还是决定跟你们一起走,这江洋大盗的日子,我也是乏了,不管我爹爹是否会认我,我也决意金盆洗手,独自面对忆惘然,做个了断!”五迷三道作揖回礼:“欢迎之至!相信谷主见到你一定很开心。”三人带着各自的心思,一路同行。

八面埋伏见到荷塘月色,露出诧异之色,他万万想不到,五迷三道真的说服了他的女儿,一时间五味杂陈,激动得无法言语。原来,五迷三道在前去找荷塘月色之前,已私底下与八面埋伏见过一面,当时他信誓旦旦,会把荷塘月色带到他的面前,了结他们父女多年的恩恩怨怨。

95楼
时间 2015/2/12 15:19:03
涟漪

时间如静止般,父女对视无言,内心却风起云涌,回忆历历在目,八面埋伏看着自己的女儿,像极了当年的爱蝶儿,如果她的母亲仍健在,此刻该有多么的欣喜!八面埋伏努力地掩藏着自己内心的激动,一开口,哽咽的声音却划破了长空:“月儿。。。”荷塘月色活了二十年,终于见到了自己的亲生爹爹,多年建立起的堤防,终于在这一刻全然崩溃,荷塘月色噙着泪花,终于喊出:“爹。。。”两人相拥而泣,感染着身边的哈根达斯也在一旁偷偷拭泪,想起了自己的父皇,想念之情无法抑制。五迷三道看在眼里,默默搂住了哈根达斯的肩膀,轻轻拍着,哈根达斯心里一暖,报以感激的眼眸。

 

96楼
时间 2015/2/12 15:28:13
涟漪

四人对坐桌前,八面埋伏轻叹道:“如你姐姐也在此就好了,想起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,实在不该。回首才发现,自己失去的实在是太多太多,放不下仇恨,放不下恩恩怨怨,这才让自己身边的亲人,一个个支离破碎。。。我对不起你娘,也对不起锦儿的娘,更对不起年幼的你,让你这二十年,独自受了这么多的苦!”荷塘月色动情地轻抚父亲的手,轻摇了摇头,抿嘴报以会意的一笑。五迷三道起身说道:“在下擅作主张,已经请来了锦姑娘与梦羽兄弟,此刻便在门外。”众人惊讶地望向门外,锦倾筱含泪而站,而身旁陪同着的,正是梦羽。

 

97楼
时间 2015/2/12 15:36:02
涟漪

“妹妹。。。”锦倾筱犹豫着,终究迈步入了厅堂,“姐姐!”荷塘月色向前拥住锦倾筱,“妹妹,这么多年,你受苦了!”锦倾筱含泪看着荷塘月色,荷塘月色用力摇了摇头,泪如雨下,八面埋伏哽咽着说:“锦儿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~如今总算一家团聚。。。”转而面向梦羽,一脸愧疚之意:“梦羽,为师爱女心切,也被仇恨恩怨蒙蔽了心智,做了对不起你的事,为师真的错了!”梦羽听到此言,再多的委屈隐忍,也瞬间化为乌有,抱拳说:“徒儿明白!只愿师父不要怪罪徒儿对锦儿有越矩之心,徒儿对锦儿一片真心,恳求师父成全!”八面埋伏摆摆手道:“你没有错,错的是为师,我不该阻拦你们,定个好日子,就成婚了罢!只愿你从今以后,好好善待我的女儿,为师便放心把锦儿交予你。“

 

98楼
时间 2015/2/12 15:47:53
哈根达斯

99楼
时间 2015/2/12 16:43:17
网络之魔

高手在民间啊

100楼
时间 2016/6/5 16:23:40
网络之魔

写成连续剧了啊

101楼
时间 2016/6/5 16:26:12